庭外·盲区
夏族长接触到她的目光,沉默了一下后还是硬着头和夏义道:“夏义啊,你们收拾收拾,把这宅子腾来还给大娘子吧。”夏义叫道:“凭什么,这宅子是我家的!”翟县令便从袖子里拿出张房契,面无表情的道:“可这宅子的原房契在周大人手上呢。”夏族长也嫌弃夏义在众面前丢脸,有些不耐烦的道:“这宅子就是欣娘的,是因为他们夫妻久不回来,所以才暂时给了你们居住,现在欣娘家的大娘子回来了,宅肯定要还给她的。”“我不答,我在这儿住了十二年了,街坊邻居都知道这宅子是我的,你们让我搬我就搬?凭什么?”他嚷道:“她有房契,我也有房契!”罢,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房契来,特意在周面前招了招后道:“看到没有,面白纸黑字写着呢,这宅子十二年前就是我的了。满宝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后道:“义堂伯,没有原房主的契约,这张房契是可以废的。”“你,你骗人!”夏义看着众人,有些底气不足的喊道:“你说我这房契不作数
大陆综艺推荐